苍燕飞雪

咸鱼一条,喜欢更新各种沙雕

Ezio:我被柱子封印住了怎么办?在线急等!!!

bug命不愧是bug命,亚诺无时无刻不在鬼畜中
土豆这么欺负亚诺的吗?
p1被树干淹没不知所措p2突然浮空……过了一会儿失去同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亚诺那头发总是在鬼畜……到底是什么让你一直鬼畜的???
(这烂电脑让我开着低配开着窗口模式玩还只有几帧,难受死了,我就是靠着信仰才通关了序列1……啊痛苦)

康纳:我头被树戳穿了,怎么办?在线急等!!!

打算送给朋友的渣画……突然舍不得将康纳送出去了😭回家再上色
玫瑰有参考

lof简直就是食粮圣地啊!我爱EA!

大佬!

半形_:

用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两三个小时的成果,诸君,我画不下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太美了!!

大团长叫我不要吃冷饮:

Palazzo Ducale - 总督宫

刺客信条2: 威尼斯

当我知道总督被选出来后几乎一生就呆在这个宫殿里很少出门的时候,就觉得艾玛你们总督真惨啊。

这是座集政府机关和法庭为一体的宫殿,威尼斯总督的住处。一般犯人们在这边法庭接受审判然后就走过叹息桥就去边上的监狱服刑了。什么时候出来重建天日就不得而知了。题外话,11月中的时候,监狱里真是冷死了。

游戏里,最有趣的就是Ezio使用大番茄的飞行器趁夜潜入这里了。现在的屋顶上就没有弓箭手了。这边还接着圣马可大教堂,游戏里也是严戒的地方,所以不从天上进去貌似也没啥别的办法。康康的斧子借e叔都没用。

内部的话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天井里通往楼上的楼梯,游戏里是下楼梯的追逐。然后走廊里总觉得会看到精致又骚气的红白刺客袍~

总督府里法院的门上都是表情包雕刻(我读书少只觉得是表情包🤦🏻‍♀️ )里面还有冷兵器时代的武器展。在游戏里看到的各种盔甲,大锤子,大斧头,十字弓和各种花式长剑能够看看真物。看着就很长很重。然而e叔还能挂身上跑起来有风~


图1 总督宫外卖 在圣马可广场的角度
图2 楼顶上
图3 走廊
图4 楼梯
图5 靠圣马可教堂的一侧
图6 此处可以躲避

撒花完结~~~🎉🎉🎉🎉🎉🎉

玫瑰与弥尔顿:

竹影金锁碎,泉音玉淙琤。

等以后重回江湖再好好看看杭州城的春景吧
坐标杭州(540,2063)

打雪仗真好玩【独孤若虚*公孙剑】

又是一年冬天。
每年太白都会选秦川一处平坦开阔的地方供八荒侠士打雪仗。这打雪仗还是个比赛,奖励由太白自掏腰包送给八荒侠士。参加的人分两方,一方的选手先击败另一方的任一选手便可获得奖励。这样好玩有趣的比赛,既增加了朋友之间的感情,又能娱乐身心,还有奖励可拿,所以每年有很多八荒侠士愿意来参加。
而每年来监督和派发奖励的,都是独孤若虚。
每一年都是掌门风无痕吩咐他来。每年的这个时候,只要风无痕一叫他去,他便知肯定又是要派他去监督和派发奖励了。他每次被召去的路上,心里都是想着:为什么又是我?
但他都接下了,毕竟这是掌门爷爷吩咐的,而且他对风无痕很敬重,所以不好不答应。
可是,每当他看到这些来参加比赛的八荒的师兄弟姐妹们的笑容时,他的不快、不情愿皆是烟消云散。
今日独孤若虚又照往常一般,来到打雪仗的地方,准备着打雪仗的一切事宜。
而太白剑坪上,公孙剑练剑完毕后,闲来无事,忽然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兄弟独孤若虚被派去监督打雪仗,心上不由得闪出一念。
好久没打雪仗了……真怀念啊。公孙剑这么想着。于是,他放好剑之后,便兴奋地下了山,踏着轻功去找独孤若虚。
公孙剑轻功很好,身轻如燕,跑得飞快,如风一般,三下两下便到了打雪仗之处。
公孙剑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站直了身子后,便看到不远处独孤若虚正在给比赛胜利的侠士发放奖品,而侠士也非常开心,脸上洋溢着笑容。
公孙剑看到此情此景,脸上不禁绽开笑容,向独孤若虚所在的方向走去。
独孤若虚的身影越来越近,公孙剑叫了一声:“若虚!”
独孤若虚闻声望去,便看到公孙剑那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他应答道:“公孙剑!”
公孙剑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一边笑一边小跑到独孤若虚身边,一把把手搭到独孤若虚的肩膀,问道:“怎么样?累不累?”
“那不和没问一样啊?我当然累啊。”每年都是我,心累得很。
“哈,要不……”说着,公孙剑凑到他耳边道,“咱俩也去打雪仗呗。”说到这儿,公孙剑眼睛放着光似的看着独孤若虚,等着他的回答。
独孤若虚感受到来自公孙剑吞吐出的鼻息,吐到独孤若虚的脖子,让他感觉痒痒的,有些不舒服地转过头,却见到公孙剑那双放着光的眼睛,他忽然发愣。
公孙剑见他迟迟不应答,脸上笑意褪去了几分,说道:“你不和兄弟我一起玩了?我记得咱俩小时候都挺喜欢打雪仗的……”
独孤若虚回过神来,便听到公孙剑这番话,闻言,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他和公孙剑才刚见面,两人皆是听说对方都很厉害,于是好胜心便来了,谁都不服谁,两人打了一架(在他们眼里,这是比试不是打架)。还真是“不打不相识”,打完一架后,两人皆是觉得对方武功不错,于是便成了好朋友,还在雪地里开心地玩了起来。
两人有说有笑地互扔雪球,让两对父母皆是疑惑:刚刚还在打架,怎么下一秒就开始笑哈哈地打起了雪仗了?
秦川最冷的地方,便是太白门派所在的地方。太白山上终年积雪不化,寒冷彻骨。于是,独孤若虚和公孙剑只要能去玩,必定会去打雪仗。不过,他俩逐渐长大后,取而代之的便是诗词歌赋,还有剑术的研究。

独孤若虚想罢,说道:“好吧,那便陪你玩玩吧,反正也好久没玩了。不过……”

公孙剑听到他答应了,非常高兴,听到他的那个“不过”,问道:“不过什么?”

独孤若虚若有所思般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输了,要送我五坛女儿红。”

“好说!”公孙剑爽快地答应了,说道,“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那就是你要送我五坛女儿红!五十年陈酿!”

独孤若虚听他这么一讲,心道:好家伙!竟然还知道我的老底,真是可怕!不过,他还是答应了。

反正不管谁输谁赢,到头来还是他俩一起喝。

这么想着,他俩便加入了打雪仗的队伍中去。

独孤若虚这边,有个师妹看到独孤若虚竟加入了队伍中,有些吃惊地问道:“独孤师兄,你也来玩打雪仗?”

“以前经常玩,很久没玩过了,突然有些怀念。”

他这话说得不假,确实是有些怀念以前的时光了。

那师妹微笑想着:没想到独孤师兄竟也有爱玩的一面!

公孙剑这边,有个师弟也问了公孙剑同样的问题,公孙剑的回答竟与独孤若虚的回答如出一辙!

两人打雪仗时还不忘互相逗趣,如小时候那般,打着打着便不打了,休息一会儿后又继续玩闹起来。

最终,公孙剑赢了。独孤若虚先留在了这儿,让公孙剑先回去,晚上再去取酒。

本来公孙剑听到这儿就有些不高兴,问独孤若虚为何要这般,独孤若虚只好拿出风无痕的命令来,公孙剑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接近黄昏时分,人都散了,独孤若虚便匆忙赶回太白剑坪。

一进屋,独孤若虚便感到一阵温暖扑面而来,将屋外的世界隔绝开来。

“来了!”突然,一个声音从另一处传来,独孤若虚没来由地惊了一下,随后他闻声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公孙剑正坐在火炉前对着他笑的样子。

“快去取酒!”公孙剑笑着催促道。

独孤若虚也回赠他一个微笑:“好。”说完转身便出去了。

独孤若虚将那五坛五十年陈酿从酒窖里一坛一坛的搬了出来,屋里顿时充满了酒的香气。公孙剑一看到酒,眼睛放了光,迫不及待地打开其中一坛,一股浓郁醇厚的酒香便扑鼻而来。公孙剑深吸一口,赞叹道:“真香!果然是好酒!”

公孙剑将酒倒入自己的碗中,接着倒入独孤若虚的碗中。

公孙剑拿起碗喝了一口,随后说道:“果真是五十年的好酒。”

“我没骗你吧?”独孤若虚长舒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拿起碗,也喝了一口。

“嘿,果然是我的好兄弟。今晚咱俩好好喝一杯,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说完,独孤若虚举起碗,与公孙剑碰杯。

 

是夜,他俩的脚边,酒坛东倒西歪。两人趴在桌子上,眼睛紧闭,呼吸悠然绵长,红晕如浮云一般浮在两人脸上——两人都醉了。

这时,公孙剑睁开了眼睛。他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头也很痛,他强撑着,一只手撑起了头。

过了一会儿,他眼前逐渐清明了起来。他看到独孤若虚正趴在桌上睡着,脸颊红红的。

没想到他睡着时还挺好看的。公孙剑这样想着,嘴角不知不觉地上扬。

他心底忽然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他伸出手,握住了独孤若虚的手,摩挲着他修长有些粗糙的手指。

他站起身,隔着桌子,身子往前倾,用另一只手,轻轻拨开独孤若虚额前的碎发,带着微醺的醉意,亲了他。

若是……能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好。这么想着,公孙剑眼底笑意更甚。

乐正龙牙像唐三哈哈哈哈哈
翻截图的时候发现的,当时忘记发了